馒头说-【8.13】上海1937:一寸山河一寸血

发布时间:2018-08-24


这可能是“馒头说”自推送以来,最长的一篇文章


但用来写这场会战,还是篇幅太少了


所以还是只写了冰山一角,很多都来不及写

 


 

【今日由头】

1937年8月13日

“淞沪会战”爆发


 1 

 

1937年8月9日的傍晚,大山勇夫有点烦躁。

 

身为日本海军特别陆战队海军中尉,大山勇夫认为眼前阻挡他的中国士兵很无理——他们拦住了他和手下的一等兵斋藤与藏,不准进入上海虹桥机场。

 

对方说,这是中国的军事重地,不能进入。

 

以大山勇夫的观点来看,中国的军队在上海——这座属于中国的城市——做得已经有点过分了。

 

按照1932年“一·二八事变”之后的《淞沪停战协定》,中国军队是无权在上海驻扎正规军的,只能部署“保安团”。但这几个月来的种种迹象表明,蒋介石政府正在运用各种手段增强在上海的军事力量,包括在各个重要建筑和街口修筑工事。据可靠情报,他们甚至已经分批让中央军的正规部队换上驻上海保安部队的服装,渗透了进来。

 

这也是大山勇夫带着手下来到虹桥机场的目的:和之前的多起侦查一样,他们需要知道中国军队到底打算干什么。尽管日本方面利用《淞沪停战协定》获得的谈判优势不停在上海增强军事力量,也有在上海打一场的准备,但是,中国政府如果也想这么做,无疑是不允许的!

 

大山勇夫

 

想到支那人居然还敢暗暗打大日本帝国的算盘,大山勇夫的斗志不禁被燃烧了起来。他让斋藤踩下汽车的油门,准备硬闯进去,探个究竟。

 

而在门口站岗的中国士兵毫不犹豫地就举起了枪。

 

从中国士兵的面部表情来看,大山勇夫没有看到丝毫妥协退让的意味,而是一种凛然的杀意。

 

在那一刹那,大山勇夫心中的斗志被恐惧取代,他让斋藤赶紧掉头。

 

但是已经晚了,“啪啪啪”,枪响了。

 

大山勇夫头部中弹,他再也发不出声音了。

 

随即,斋藤也被中国守军击毙。

 

两具日本人的尸体,就这样躺在了上海虹桥机场的大门口。

 

打死他们的,确实不是保安团的普通中国警察,而是隶属于中国正规军第二师独立旅的士兵。他们早就受够了日本人在上海横冲直撞嚣张跋扈的气焰,今天终于等到了机会。

 

大山勇夫果然没有猜错:中国军队的正规军已经进驻了上海。

 

一场中日双方其实都有预谋的战争,正在酝酿之中。


当时大阪《每日新闻》的号外。据后来披露的大山勇夫的日记,其实他去虹桥机场前已经抱了必死的决心,知道这是一次挑衅,而目的是为日军增加借口

 

 2 

 

1937年8月12日清晨,张治中一脸凝重地抵达上海南翔。

 

作为京沪警备司令,他在这样敏感的时刻抵达上海,并不是来处理日本海军大尉大山勇夫被中国守军击毙一事的——尽管这件事立刻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日本总领事冈本季正在第一时间就会见上海市市长俞鸿钧,向中国表达了日本“举国震惊”的态度,并要求中国军队立刻拆除在上海的一切军事工事,撤出一切军队。而让日本人震惊的是,之前一直打太极拳但至少态度谦逊的中国人,这次却非常强硬——俞鸿钧表示是日本人擅闯中国军事禁区,并打死中国军人在先,所以拒绝日本一切要求。

 

据有关人士回忆,中国当时还找了一个死囚犯,枪毙后穿上中国士兵的服装,安置在虹桥机场大门口,称是中国士兵先遭到了枪击。但事后看来这招未必明智,让一件本来就占理的事反而多了点瑕疵,因为伪造现场留下了很多马脚,反而让日本人抓住了把柄。

 

上海政府态度的强硬,与张治中抵达上海大有关系。

 

因为张治中就在抵达上海的这一天,得到了一个新的任命头衔:第九集团军总司令。

 

而第九集团军的使命,就是围攻在上海的日军。

 

用蒋介石对张治中说的原话就是:“把在上海的日军,赶到黄浦江里去!”

 

这让张治中感到非常兴奋——在上海与日本人大打一仗,一直是他主张的。

 

与张治中主张一致的,还有当时的副参谋总长白崇禧,军令部作战组组长刘斐,武昌委员长行营陆军整理处处长陈诚等一批在蒋介石身边颇有影响力的人物,他们的观点概括起来,就是:

 

第一,下载上讲,由于日军无论装备还是军官士兵素质,均远胜中国,如果放到华北平原进行大决战,中国军队的主力肯定会被具有机械化优势的日军碾压,届时再败退到东南沿海,大势已去;


第二,从外交上讲,上海是当时远东第一大城市,欧美列强在上海的利益盘根错节,如果在上海开辟一个“第二战场”,日军肯定投鼠忌器,而列强很可能干预战争;


第三,从战术上讲,上海高楼众多,在钢筋水泥的丛林中和日军打巷战,对方的重武器优势就很难发挥。就算撤退,日军面临的也是江南的水网地形,机械部队很难长驱直入;


第四,从地理上讲,一旦上海开战,将把日本“从北向南”的攻击引入“从东向西”的“仰攻”路线中(中国地形西高东低),这样就算中国一路退守,西南还有大后方。

 

让这批人感到宽慰的是,蒋介石最终也认同了这种观点。

 

为此,张治中其实一直在抽调自己能指挥的正规军,填充到上海的“保安团”中——在虹桥机场击毙大山勇夫的正规军,就是张治中调动的。

 

张治中,字文白。1932年“一·二八”淞沪抗战时曾出任第五军军长与日军作战。一直反对内战,希望共同抗日。一直为蒋介石信任,直到1949年作为国民党谈判首席代表与中共谈判失败后,接受周恩来劝告留在了北平。电影《开国大典》中蒋介石那句著名的台词:“文白无能,丧权辱国”,说的就是他。

 

不过,日本人在大山勇夫被击毙之后,很快也嗅到了战争即将爆发的味道,立刻命令在上海的海军陆战队进入特别戒备。日本海军则调动“龙骧号”和“凤翔号”两艘航母,外加原本对苏联实施警戒任务的“加贺号”,逼近离上海130多公里处的马鞍群岛。在上海的原有日军,再加上第三舰队机动部队2400人,一共达到了4000多人。

 

按照张治中的估计,如果要全歼在上海的日军,那么只凭他能指挥的几个师是远远不够的。

 

这一切,就取决于蒋介石到底有多想打这一仗。

 

 

 3 

 

1937年8月13日中午,孙元良下令,先头部队汇报抵达位置。

 

孙元良,黄埔一期毕业,中央军第88师师长,在8月12日率全师搭乘火车抵达上海。他心底里知道,如果哪场战争蒋介石一上来就要调用他这支部队,那说明校长一定是下了大决心了。


孙元良。后来生了个当演员的儿子,叫秦汉

 

因为他的部队不是一般的部队,也不是一般的中央军,是中央军王牌中的王牌。

 

在日军全面侵华之前,蒋介石的算盘是借助德国军事顾问,帮助中国训练60支德式步兵师。但时间紧迫,到卢沟桥枪声响起时,只训练出了20个师。而在这20个师中,由原中央警卫第一师改建的第87师,中央警卫第二师改建的第88师,以及在这两个师补充旅基础上建立的第36师,德国化最彻底。

 

以孙元良的第88师为例,师以下辖两个旅,旅下辖两个团,团以下的营、连、排、班均为三建制。团一级有自己的一个迫击炮连,一个通信连,一个特务连,一个机炮连(6挺重机枪和两门迫击炮),而师一级更是拥有炮兵营、工兵营、通信营、辎重营、特务营、卫生队。全师配德式钢盔,绝大多数配纯德式毛瑟步枪,轻机枪用的是捷克造,重机枪是二四式仿马克沁水冷机枪。

 

这些配置和装备,在当时的中国军队中已是顶配。





中央军的德械师

 


如今,为了在上海大干一场,蒋介石上手就甩出了自己手中的王牌——一方面是体现对这场战争的重视,另一方面,也向全国的各路军阀显示了自己的诚意:

 

你们看,我把自己的家底都拿出来了,诸君看着办。